<code id='56030'><strong id='56030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i id='56030'></i>
          <i id='56030'><div id='56030'><ins id='56030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56030'><em id='56030'></em><td id='56030'><div id='5603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6030'><big id='56030'><big id='56030'></big><legend id='5603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span id='56030'></span>

            <ins id='56030'></ins>
            <dl id='56030'></dl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56030'></fieldset>
          1. <tr id='56030'><strong id='56030'></strong><small id='56030'></small><button id='56030'></button><li id='56030'><noscript id='56030'><big id='56030'></big><dt id='5603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6030'><table id='56030'><blockquote id='56030'><tbody id='5603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6030'></u><kbd id='56030'><kbd id='56030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马扎斯9曲谱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曲谱之家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6060

            话一入耳,云泽元君便就惊了惊,转眼看了看一旁的千色,却见她低垂着头细细地研墨,手似乎是微微抖了抖,面上却是未动丝毫声色。  他是她一手养大的雏鸟,为着他的前程,她本早该放手让他翱翔,可为什么,她已是有了不舍之心?

              谈不上喜欢也没关系,至少师父应该是在乎他的吧?孩子,是的,在她的眼中,他即便是再怎么长大,仍旧是一个孩子。她带他回鄢山之时,他不过才十岁,即便早熟,谨慎,可仍旧是个孩子。如今,这个孩子虽然长大了,可是,对她,一切都不会有任何改变,一早,她就是以守护的姿势出现在他的生命中,是她包容他的所有,疼爱,守护,照顾,教导,如今,为何一定要因为男女差异以及面子观念甚至是作祟的男性自尊,去打破这种早已惯常的平衡?

              哎,真是有什么样的性子乖僻的师父,就有什么样性格怪癖的徒儿!昊天满脸抑郁,心里的怒气一直憋闷着,却因着了解平生的脾气,不便再多说什么。“那小妖雀现在何处?”他咬牙切齿地询问,眼中有了杀意。

            这恶婆娘不是被贬下凡间游历苦修,在累积功德赎清罪责之前不得返回西昆仑么?这才多少年,竟然就算是赎清了罪责?当初要不是她公私不分,千色师尊和青玄师父又何以至于——  那时刻,肉肉还没来得及回答,一旁倒是传出了另一个声音。

              师尊的教诲,她的确字字铭刻在心头,可是,知道,并不代表就能做到,甚至于,很多时候都是明知而故犯,如今,她因情生欲,因爱生怨,无法忘情,难以决断,只怕,离那劫难也不远了。

            被看穿了心思,千色也不做声,只是沉默的低垂着头,手不着痕迹地背到身后,不自觉紧握成拳,压抑的情绪,又泄漏了一些些。

            应她的乞求做完了一切,平生久久地瞪着仍旧跪地不起仿佛在那原地生了根的她,眼中有种种种说不清的情绪,却是无奈。风锦目不斜视,并没有瞥向那晃来晃去的腿,可却意外地发现那原本满脸怒色的倨枫正眼神锐利地睇视着自己。他微微一笑,也不同其多作计较。“喻澜公主,多有得罪。”顿了一顿,他直视着喻澜,某种难以言喻的光彩,在黑眸的深处闪烁着:“你若肯将自太清道德天尊的兜率宫盗取的九转真魂丹物归原主,那么,你我便就不必动手,以免伤了仙妖两界的和气。”难道就是鄢山上的那一宿——

            其实,这伤之所以久久未愈,他的心病才是最要紧的。本以为师父已是不想再理会过问他了,多少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心思,他见着伤口磨破了也都随之任之,想要这种办法让师父心疼在乎。她并不喜好舞文弄墨附庸风雅,这么一阕词,那般粗糙,也不过是想表明她的心境罢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师父,我喜欢你!”

            手上研着墨,可她的眼缺一直粘在他的身上,一丝一毫也舍不得移开。虽然那面容已是不同了,可在她的眼中,他仍旧是当初那般模样,似乎不曾有过任何的改变,就连握笔时那微微蜷着的小指,也如出一辙……  这个叫青玄的凡人小子竟然公然要神霄派的堂堂掌教下跪赔罪?!生生世世一双人!马扎斯9曲谱

            不知为何,他突然思及自己那不得善终的十世轮回,为的不过是一段谎言,成全的是一个至今不明目的的阴谋,却是连累了她。而她,那时一身火红的衣裙,鲜艳得如同宿命的血迹,孑然一身,孤傲绝伦。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一世又一世地掩埋他的尸体?无疑,平生的这番话像一记闷雷,当头炸开,震慑得她原本就紊乱的思绪若数根绷紧的弦,不过轻轻一拨,便于瞬间齐齐地全断了。而他对她深信不疑的坚定,更是像一柄锋利无比的剑,不过瞬间,便将她好不容易清醒了些的脑子给劈成了无数碎片。那些碎片纷飞四散,狠狠冲击着心房,犹如落定的尘埃,似乎再也没有办法拼凑完整,就连身体也像是快被撕裂了一般,视觉、听觉、触觉一片麻木,甚至吸呼都觉异常困难。那声音,带着点微微的颤抖,真是如同被抛弃的小兽发出的哀鸣,要多可怜便有多可怜,要多凄惨便就有多凄惨,那种酸楚,简直能让人心碎!

            语毕,他自怀中掏出了个闪烁着七彩璀璨光芒的小瓶子,其中有一红一紫两股精气正在缓缓地上下游动,如同两只嬉戏的游鱼,拖曳出细长的尾,煞是喜人。



            声明:内容来自于网络,不代表本站观点!如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删除!
            文章来源:曲谱之家
        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aeckermeister.cn/zhong/l4pwh.html
            文章标题:马扎斯9曲谱

            马扎斯9曲谱相关

            特别的人方大同曲谱

            2020-01-21 11:35:18

            The rain钢琴曲谱

            2020-01-21 11:35:18

            歌剧江姐曲谱

            2020-01-21 11:35:18

            唐宫惊艳曲谱

            2020-01-21 11:35:18

            林玲渔舟唱晚古筝曲谱

            2020-01-21 11:35:18

            钢琴曲谱我爱你中国

            2020-01-21 11:35:18

            长笛曲谱我心永恒前奏

            2020-01-21 11:35:18

            周华健朋友曲谱

            2020-01-21 11:35:18